咨询电话

13764766766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裕通路100号洲际中心15、16楼

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 拆迁补偿

动迁案件中“承诺书”效力如何?

上海拆迁律师 时间:2021-4-2 14:22:31

动迁案件中“承诺书”效力如何?

作者:朱建华 李金菊

前言:

房屋动迁案件中,家庭成员之间为了能减少纠纷,经常会采取一种方式来解决动迁利益分配争议,即在与政府签署《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之前,家庭成员内部先签署“协议书”“保证书”“承诺书”等,打算等补偿款下来之后,直接依照大家的“协议”进行分配。但是,面对大额的动迁补偿款,家庭内部兴许也在各自打“小算盘”,大家签署的这一份“协议”有效吗?又真的能够按照协议内容来分配吗?现实中,往往并不能如你所愿!详情请看下文

案情简介

周某薇和周某华是姐弟关系,朱某宝系该二人之母,陈某凌为周某薇之子,周小小是周某华之子。系争房屋是公房,承租人为朱某宝。2020年4月,周某华(乙方)与征收单位(甲方)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该协议认定系争房屋系公房,建筑面积21平方米,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款、各项奖励补贴合计325万元,后周某华代朱某宝领取了该笔征收补偿利益。周某薇认为自己是系争房屋同住人,应当分得征收利益,故诉至法院。

法院认定事实

(1)亲属关系同上述简介;

(2)动迁房屋户籍在册人员:朱某宝、周某薇、陈某凌、周某华、周小小;

(3)福利分房情况:朱某宝曾享受过福利分房,其他户口在册人员均没有享受过福利分房;

(4)实际居住情况:朱某宝自1983年迁入系争房屋就一直居住在内;周某华一直居住系争房屋内,周小小随周某华共同生活周某薇自结婚后就从未在系争房屋内居住,陈某凌户口也仅是在系争房屋中报出生,未实际居住;

(5)与政府签订征收补偿协议之前,朱某宝写过一份“承诺书”给周某薇,承诺书中大致意思为:房屋的动迁补偿款分给周某薇50万元,法院认定内容真实。但开庭时朱某宝称,承诺书是当时为了让周某薇配合签字被迫写。

法院观点

(1)朱某宝的单方承诺并不能证明周某薇在本次征收中应享有征收补偿利益,况且《承诺书》中并未写明朱某宝承诺给周某薇50万元的性质,如是赠与,亦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2)系争房屋的承租人是朱某宝,周某华一直居住在系争房屋,周小小随周某华共同生活,故周某华、周小小属于系争房屋的同住人,可获得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利益。

(3)周某薇、陈某凌户籍于2013年迁入系争房屋以后户籍于2013年迁入系争房屋以后未实际居住,不符合同住人条件。

律师解读

本案,法院的判决思路主要如下:

“承诺书”的性质并未明确,一份性质有争议的“承诺书”是不足以让法院作出支持有利于“被承诺人”周某薇的判决的。那么该“承诺书”的性质可能会是什么呢?

一般情况下,有两种可能:一是“家庭内部分配协议”;二是“赠与”。很显然,本案里法院所述如是赠与,亦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已经表明法院偏向采纳“赠与”性质,既然是赠与,当然不属于本案的处理范围,可以另案处理;但从赠与的法律规定来看,货币的赠与,只要赠与人朱某宝没有将钱交给周某薇,朱某宝就可以随时撤销该赠与,但凡被认定为“赠与”性质,拿到补偿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么,是否可以将该案的“承诺书”理解为家庭内部分配协议呢?答案是不能。因为该承诺书只有朱某宝一个人的签字,代表不了户内其他成员的意思,不满足法律对“家庭协议”形式上的严格要求。

律师建议

从本案来看,“承诺书”到头来成为了一纸空文,我们不能说它没有法律效力,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没有任何可操作性、可执行性。许多动迁案件中,居民经常陷入盲目的自信中,认为自己的办法是可行的,但是否真的可行呢?即使想法可行,操作中是否存在瑕疵进而影响“协议”的效力呢?所以,我们仍然建议遇到动迁纠纷的居民,第一时间咨询专业律师,从最开始拿捏好自己的“底牌”,做好风险防范。


分享到:

咨询热线:13764766766 固话:021-60566580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裕通路100号洲际中心15、16楼

Copyright © 2020 上海动迁律师团队 版权所有 沪ICP备2020031814号 网站技术支持:点搜科技